雙塔寺造像塔

年代:北宋 類型: 古建筑

地區: 華池縣 監控: 未監控

雙塔并列于王臺村東側山腰小臺地南端,相距8米。舊有寺院,早圮,現留石雕殘佛像三身和寺院遺跡。佛塔通體以紅砂巖石料打制、鑿磨鑲砌而成,體型瘦長,猶如圓錐,雕作華麗,由東向西編號為一、二號。一號塔平面呈八角形,十一層,高約12米。第一層八面,每面寬40厘米。


        雙塔并列于王臺村東側山腰小臺地南端,相距8米。舊有寺院,早圮,現留石雕殘佛像三身和寺院遺跡。佛塔通體以紅砂巖石料打制、鑿磨鑲砌而成,體型瘦長,猶如圓錐,雕作華麗,由東向西編號為一、二號。一號塔平面呈八角形,十一層,高約12米。第一層八面,每面寬40厘米。頂有石制剎柱,剎座上置覆缽、相輪、寶珠。各層塔檐凸出塔身,塔身置于圓形仰蓮盆中。每層浮雕大小佛像,共三千五百多身,均為說法圖和供養人。二號塔與一號塔相同,第一、二、三層塔身各面雕作小佛、說法圖、比丘,第四層一面開龕,雕一佛二弟子,其他各面空白。第五層以上無雕像,共雕大小像約六百余身。通體雕作佛像的石質造像塔,宋代建造風格在甘肅省只此一例。

        雙塔寺始建于明代萬歷中葉,大約在萬歷二十五年至三十年之間(公元1597——1602年),距今380余年。初創之時,還不是我們今天看到的這所寺院,也沒有達到現在這樣的規模。那時,僅建了一座補輔太原“文運”不足的文峰塔,取名“宣文塔”,即如今偏于東南隅的那座舊塔。至于那緊靠塔而建的幾間簡陋寺舍,而今早已蕩然無存。當時,寺名也不叫“永祚寺”,而是叫做“永明寺”。關于“永明寺”和“宣文塔”的起建原因,明萬歷本《山西通志》和萬歷本《太原府志》都曾作過明確的記載。宣文塔和永明寺問世不久,萬歷三十五年(公元1607年),晉藩第十一代王——晉穆王朱敏淳覺得永明寺、宣文塔規模簡陋,與省城太原的地位不甚相稱,就下書五臺山顯通寺,邀請該寺主持,當時在全國頗有些名氣的建筑家福登和尚,來太原主持擴建“大塔寺殿宇”的工程。福登和尚是明代中葉著名高僧。萬歷皇帝的生母,那個篤信佛教的慈圣宣文李太后就拜他為師,皈依其門下。福登接到晉穆王邀請后,便來到太原。當他看到永明寺的宣文塔微向西北傾斜時,就向晉王建議,在擴建殿宇的同時,另建一新塔于舊塔之左。晉王采納了福登的建議并在慈圣皇太后出資佐助下,用了4年的時間,即萬歷三十六年春至四十年九月(公元1608——1612年),新建了寺院的三座大殿,即現存永祚寺殿堂的主體建筑:大雄寶殿、三圣閣、兩廂方丈和兩廊配殿,以及位于舊塔西北方的新塔,形成了“兩峰插天”,“樓閣巍然”的大觀。 福登計劃中的寺院規模是非常宏偉的,除了目前現存的后院三座大殿外,還有天王殿、后院門庭、前院諸殿和山門的殿堂。然而,終因年邁體弱,積勞成疾,無法完成其計劃,于這年(萬歷四十年)秋天九月,完成新塔之后,抱病返回五臺山,不久即圓寂于臺懷鎮顯通寺。這個終未能完工的塔寺,遂更名“永祚寺”,兩塔均定名為“宣文塔”。 順治十五年(公元1658年),陽曲縣地方官曾對雙塔寺進行過一次修葺,新筑兩塔之間的過殿。有關資料說,這次修寺,曾準備新建該寺山門,后不知何故而未蓋成。康熙二十一年(公元1682年),陽曲縣知縣戴夢熊,也曾籌磚備瓦,準備大興土木,興建雙塔寺的圍墻并山門。恰巧,這年升遷為漢陽知府,未能如愿。直至康熙三十年(公元1691年),才由陽曲縣繼任知縣劉江召集工匠,砌起從東配殿至西配殿的寺院圍墻,并辟建一簡陋之極的山門。這樣,總算使空曠且坦露了八十余年的寺院有了遮攔。因為起建圍墻和山門的夙愿,發至于前任戴氏,劉江在工程完竣后,請戴夢熊提了“祗國勝境”的門額。今天的永祚寺二門,就是當時所建的山門。

遺產地圖

双色球电子投注单